88彩票
88彩票

第一百三十一章、皇宫奇案

十字君王2018-06-15 06:44:49

  华抱山惊叹道:“我的天,朱老龙这么厉害!难怪皇上这样郑重其事。这五件事中任何一件事都足以令皇上寝室难安了。这些事都证实了吗?”


  商洛南笑笑道:“这就要你去证实了。然而无风不起浪啊!”


  黄家伦柔声道:“事关皇家阴私,非同小可,四弟一定要慎重。抓了朱老龙就一刀砍了,千万别问东问西,自找麻烦。”


  华抱山道:“我哪有这么大本事?所以我想请两位哥哥陪88彩票走一趟,同时也要借重管大叔的虎威。”


  管超雷道:“我本来已上折告老,但皇上不允,只赏了我三个月的假期。正好陪你们走一趟吧。”


  华抱山看着商洛南,又道:“‘梃击案’与朱老龙有关,那是确定无疑了;‘红丸案’和‘移宫案’又有朱老龙插手吗?”


  “红丸案”很简单:万历四十八年七月二十一日,万历皇帝驾崩,上回“梃击案”中的太子朱常洛继位,改年号为泰昌,是为泰昌皇帝。登极大典后仅仅十天,泰昌帝就一病不起。第二天的万寿节也取消了庆典。皇帝之病,据《国榷》记载,是郑贵妃“进侍姬八人,上疾始惫。”《罪惟录》也记载:“及登极,贵妃进美女侍帝。未十日,帝患病。”原来是皇帝在床笫间杀伐过度。


  到了八月十四日,泰昌帝病重,召内官崔文升治病,服药后就开始腹泻。八月二十九日,鸿胪寺丞李可灼上折自称家传医术高妙,又有灵丹仙药,可以治皇上之病。


  泰昌帝立命太监速召李可灼进宫。等李可灼诊视完毕,泰昌帝命他赶快进药。诸臣再三嘱咐李可灼慎重用药,泰昌帝则接连不断催促他赶快和药。到了午时,李可灼进上一粒红丸。泰昌帝此时先饮了汤,直喘粗气,呼吸不畅。待服了红药丸后,立即不喘。于是称赞李可灼为“忠心”“妙手。”大臣们都心怀不安,一直等候在宫门外。一位太监出来传话:皇上服了红丸后,“暖润舒畅,思进饮膳。”诸臣这才放心。


  到了午后申时,李可灼又进一粒红丸,皇帝服用后自觉很有精神。但是次日卯刻,泰昌帝突然驾崩。这时,他继承皇位整整一个月。


  商洛南解释道:“郑贵妃进奉的八美,皆为江西美女,据信为朱老龙所进奉。事后李可灼也仅仅是遣戍,听说逃入了鄱阳湖,可见红丸案亦与朱老龙有牵连。”


  “移宫案”是紧接着“红丸案”的另一大疑案。却说泰昌帝即位后,其子朱由校与泰昌帝宠妃李选侍一起迁住乾清宫。一月后,泰昌帝驾崩,李选侍掌控了乾清宫,与太监魏忠贤密谋挟持朱由校,欲争当皇太后以把持朝政,此举引起朝臣的极力反对。


  泰昌帝驾崩当日,杨涟等大臣即直奔乾清宫,请见皇长子朱由校,商谈即位之事,但受到李选侍的阻拦。在大臣们的力争下,李选侍方准朱由校与大臣们见面。杨涟等见到朱由校立即叩首山呼万岁,不由分说,立拥朱由校离开乾清宫,到文华殿接受群臣的礼拜,决定以本月六日举行登极大典。


  为了朱由校的安全,诸大臣暂将他安排在东宫居住,由太监王安负责保护。李选侍挟持朱由校的目的落空,又提出凡大臣章奏,先交由她过目,然后再上呈朱由校,也被朝臣们强烈反对。朝臣们要求李选侍移出乾清宫,迁居哕鸾宫,遭李选侍拒绝。李选侍又要求先封自己为皇太后,然后令朱由校即位,亦遭大臣们的拒绝,矛盾日渐激化。


  朱由校御乾清宫登极大典日期迫近。到了初五日,李选侍尚未有移宫之意,并传闻还要继续延期移出乾清宫。内阁诸大臣便站在乾清宫门外,群体迫促李选侍移出。朱由校的东宫伴读太监王安亦在乾清宫内大造声势,给她施压。李选侍万般无奈,怀抱所生八公主,仓促离开乾清宫,移居仁寿宫内的哕鸾宫。九月六日,朱由校御奉天门,即皇帝位,改明年为天启元年,也就是熹宗天启皇帝。至此,李选侍争当皇太后、把持朝政的企图终成画饼。


  李选侍虽已“移宫”,但斗争并未结束。“移宫”数日,哕鸾宫失火,经奋力抢救,才将李选侍母女救出。反对移宫的官员散发谣言:选侍投缳,其女投井,并说“皇八妹入井谁怜,未亡人雉经莫诉”,指责朱由校违背孝悌之道。朱由校在杨涟等人的支持下批驳了这些谣传,指出“朕令停选侍封号,以慰圣母在天之灵。厚养选侍及皇八妹,以遵皇考之意。尔诸臣可以仰体朕心矣。”至此,“移宫”风波才算暂告结束。


  朱老龙在此案中的作用,是勾结魏忠贤,重金贿买官员,力挺李选侍。阴谋虽未达成,但朱由校登基后,重用魏忠贤,任其擅专朝政,也可说目的已经达到。


  如果换一个人说朱老龙是三大案的关键人物,华抱山必然不信。但商洛南是皇家重要宗室,一代亲王。他对皇家内幕的了解远远胜过外人,所说自然可信多了。至此,华抱山才明了皇帝为何派他和王镇淮剿灭朱老龙的原因。因为他们是新官,又出身于江湖,与朝臣素无瓜葛,与朱老龙更无勾结,所以决不会徇私枉法。朱老龙掌握了太多的秘密,也是非死不可。


  翌日凌晨,华抱山、王镇淮、白玉柱三人便服离城,取道往冮南。女眷只有宝珠相随,薛碧玉亦陪宝珠同行。明古伦大不乐意,但她是家中主妇,也实在不能离开,幸好有于慧颖留下作伴。商洛南、管超雷、黄家伦也结伴同行。大家约定于八卦洲会齐,再定行止。


  却说朝廷对“赣水龙王”朱老龙的布局从年初就开始了。一月,遣御史叶成章巡按江西,江西巡抚魏照乘心里有鬼,解银一千两报效德陵工程,朝命照收。魏照乘心稍定。


  二月,南赣巡抚刘泽深连上二疏,以“赣汀韶惠之寇往来流劫,初无定向,今会剿有绪,请敕三省诸臣虔心协力,不分彼己,期奏荡平。”


  南赣巡抚即“巡抚南赣汀韶等处地方提督军务。”弘治十年始置,驻赣州。辖江西的南安、赣州,广东的韶州、南雄,湖广的郴州,福建的汀州。乃是匪盗多发之地,凡匪盗多为“赣水帮”部属。


  三月,朝命以江西右参议周汝弼为浙江副使,抚州府知府黃应秀为江西左参政,江西右参议吴兆元为本省副使,山西道御史田时震為江西右参议,以原任礼部郎中卢洪珪為江西副使。所谓“副使,”即“提刑按察司”副按察使。


  明代在一省设“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并称“三司。”其中“承宣布政使司”设左、右布政使各一人,为一省最高的行政长官;“提刑按察司”设按察使一人,副使数人,掌一省刑名按劾之事。纠官邪,除奸暴,平狱讼,雪冤抑,以振扬风纪而澄清其吏治;“都指挥使司”掌一省之军事。


  都、布、按三司鼎立之制,虽能防止地方权力之扩大,但又不免酿成运用不灵之弊。所以朝廷又派遣监察御史或部院大臣出任总督、巡抚、巡按各差,以驾凌于三司之上。


  四月加升分巡九江兵备道周应期为本省右布政使,仍管九江道事,不久即调任广西右布政使;河南右参政夏時亨为江西按察使。


  五月以原任江西右布政使王道元为广东右布政使。


  六月改周应期为江西右布政使仍管九江道,以聂時亨仍以江西右参议改管南昌道。


  七月以江西参议汪元功为本省副使,胡尔慥為江西左布政使。


  八月以江西参议周汝玑为山西副使,在华抱山到后不久,又升江西按察使林贽为广东右布政使,以山西左参政刘有源为江西按察使。


  之所以有这样频繁的人事调动,有些官员先调离又调回,旨在清除疑与朱老龙有交往的官员。排除嫌疑的,当然可以再回任。整个江西官场高层频频更动,但基层未动,军方未动,而令华抱山持尚方剑“便宜行事,”就是免得打草惊蛇,以免被有心人看出,朝廷是准备彻底清除朱老龙这个痼疾了。


前情回顾第一百三十章、赣水龙王

友情链接: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