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彩票
88彩票

中篇连载 | 窗外的失意 (十三)

后时代工作室2018-06-17 15:47:43


《窗外的失意》小有成就的漓韵出版社年轻的副主编沈问筠与在校大学生青伊再一次“以文会友”的文学沙龙上相识,进而相知,一种似是而非的暧昧之情慢慢的酝酿开来,看似唯美浪漫,充满无限的遐想和可能,但更多的是,让人患得患失,黯然神伤而无可奈何,情不知而起,一往而深。

窗外的失意?? (十三)

by????青沅


此时,夜色降临,细雨初停。昏暗的天空下,池水平静,偶有泛黄的叶子飘落在地上,很快到了公车站。等公车的人并不算多,却冤家路窄,小夏一个劲的儿的往舍友身后躲,原来,是见到了他前男友,他身旁站着一个亲腻的女生,有说有笑的走过来。思轩对小夏说:“你光明正大的,你为何要躲,偷偷摸摸的人不是你。”小夏这才站了出来,那男的看见她,跟那女的又折回去了。在公车上,青伊思绪游离的看着车窗外一略而过的街景,心里很是落寞。而小夏在公车上跟大家唠嗑,说着周末一起去看樱花,要把自己的生活美美的一面发微博,要羡煞那个不相干的人。青伊听到这个,苦笑,是呀,太认真的人,是会输的。也加入到她们的热聊中去。

小夏的家,在市区的边缘,只有一层的小洋房 ,但却整洁大方。小夏的家人极其热情。她的父亲豪爽,母亲温和爱笑,还有一个很萌的十多岁的弟弟,他们一家做了很多菜,红烧猪蹄,饺子,农家自制的腊味。虽是家常小菜,连青伊在内,都吃得很欢乐。因为,她们吃的不只是一顿饭,更是一份浓浓的温情。她们都被小夏家温馨的气氛包裹住了。吃完饭,她们赶在末班车之前,回到了学校。大家依次洗漱完,闲聊几句之后,都躺在温暖的被窝里了。在被窝里,如南继续追她的美剧《吸血鬼日记》,燕蓝与男友通电话,思轩在看综艺节目《最强大脑》,小夏似乎情绪恢复了,轻快的哼着五月天的歌。

很快,熄灯了,青伊终究没有跟舍友们说这件事,她静静地看着天花板,想着之前沈问筠对她的种种关心,再翻看着之薇微博里,沈问筠与之薇的暧昧互动,再想到之前她向外校的交情甚笃的知心学姐倾诉时,学姐给她提醒“他的确很在乎,但你要慢慢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是不是暖男?”

青伊怎么愿意相信,学长是那样的人呢?但她还是很难过,是她太过于天真了。她又想到小夏,她真的很可怜,可小夏还能光明正大的回击那个不相干的人,她呢?她能回击谁?她连回击的权利,对象都没有!只能怪自己,太认真了。她每看一条他们的暧昧互动,她就心如针扎,眼泪簌簌地流下来,流在脸上、枕头上,怕舍友们察觉,她尽量的抑制住抽泣声。

她就这样,泪湿枕巾,似睡非睡的到天明。在课堂上,她还是静静的一个人发呆,连续一周都是如此,脑海里都是与沈问筠的点点滴滴,她不尽感叹的问自己:“难道之前的经历都能做假的?”虽然青伊从沈问筠与她倾诉的压力和困惑中早已察觉,沈问筠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在社会中混迹了五六年,他真性情的棱角已然被磨平。而他对她的好,也并非出于纯粹的居心,但是现在渐渐地陷入这个感情的“漩涡”中,之前的理智没起半点用,完全使她乱了心!

周末雅斯约她一起去看樱花。那是一个樱花的著名景点,淅淅沥沥的小雨刚停。踏进景区门口,放眼可以看到山间缭绕的雾气,她们沿着弯曲的青石小道、石阶走着。虽还春寒料峭,但却抵挡不住赏花人的人热情,前来的,有跟团来的海内外的游客,有市民,像青伊他们这类的在校生也不少。青伊本想当做散步,不想,真的到了花园里,看着一树树稀稀初绽的樱花却也激动不已,一边跟雅斯说“这里的樱花好好看呀!你来这看,有粉的,有白的,还有红的。”惊呼间,拿出手机狂拍,雅斯提议 ,叫她照相,她开始不肯,后来还是照了,还被故意搞怪的雅斯偷拍了几张极具笑点的丑照,她难为情的自己看着照片都笑了,她也是从这照片惊异的发现,雅斯原来是这么具有幽默细胞的人。这次出来赏花,她被雅斯逗乐了,暂时忘记了些许不快。

傍晚,回到寝室休息,她欣喜的把拍到的樱花照片,选了一些发在空间和微博,并发了说说:“今天,有你陪着赏樱,我真的很开心。”还不知情的燕蓝坏笑问:“咦是谁呢?进展得不错呦!”青伊略带怨气的说:“人家日理万机呢,哪有空呀!是雅斯啦。”她们这才说:“噢,原来这样,你生学长的气了?”青伊回答:“没有呀!”

不一会儿,沈问筠发来信息:“哇,你去看樱花了?好看吗?”

“是呀,好不好看不是有图吗?”青伊睡觉前才没好气的回复。

“最近出版社事儿忙,我都不知道时节了,没想到樱花这么快就开咯。”沈问筠回复。

“哦哦。”青伊不屑地回。

沈问筠刚从图书馆赶小说回来,他老早就期待着跟她分享现在创作如行云流水的激动心情,没想到现在她却如此敷衍的回复他。他对此有点迷惑,也没时间理会,洗手做饭去了。

青伊则被沈问筠这一问,又被拉回了伤心,生气中。她随即打开微博看之薇的博文。之薇今天凌晨一点多发的微博,博文是“写完一封长长的信,再也没有睡意了。”沈问筠今晚八点三十评论:“是不是给我的呀?”之薇秒回:“你要看我给你看,我的世界,不是给你还能有谁呀?”

“88彩票也成了痴男恋女咯!”沈问筠速回。

青伊看了他发信息给她的时间是八点三十三,心又一阵痛楚,眼泪不觉流下来。这算什么呢?联系完她再联系我,那我算是什么呢?越想越难受。思轩走过来问:“怎么了?没事儿吧?”青伊哭着递手机给她看,她看了,什么都明白了,原来青伊这几天沉默寡言……是为了这个。她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来的,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她在想,之前她看到的事儿,一直瞒着青伊,她会不会恨她。她立即走近青伊安慰说:“你别乱想啦,可能这只是一场误会呢,说不定他们只是关系比较好,开玩笑的呢。”

思轩无力的说着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安慰的话,可,除此,她别无选择。青伊反问:“那开玩笑也得有个度吧,一般的好友会这样评论吗?”思轩这下自己也回答不上来了。

晚上,青伊又找了那个外校的学姐点樱倾诉心事。点樱是感性兼理性的人,她帮青伊分析,其实她知道有两种结果,她只跟青伊说了其中一种:“这样综合分析,他很有可能是暖男,他城府太深了,即便你比同龄人了解多的多的成人世界的游戏,但是你是拗不过他的,他之所向你倾诉他所处的尴尬处境和压力,这没有假,当一个男生想追一个女生时,总会这样在女生前表现得有多不济,以此迎来你的圣母心和爱怜!这也证明可能你已经在他心中有一点位置,他也比较信任你。但是这也并不代表什么,男生从来不怕身边的女生多的。更何况他又是如此复杂多面的人!你还是不要太过沉迷 ,把他当作普通朋友吧,他会帮到你很多的。”这些话,青伊将信将疑。不可否认,点樱的提示,一针见血,也点出了她近日来的顾虑。点樱说的这些,她未尝没有想过,未尝没有理解。但是,她也有少女心,她满是憧憬着这理想的恋爱方式:一起逛书店,一起写作,一起进行文学交流。更让她不舍放手的是,她觉的沈问筠懂得她,虽然每天都只是三言两语的交流,但却常常让她开心颜一整天。虽然她心里再清楚不过,目前的她还没有足够的涵养、魅力和心计使沈问筠独恋于她,但她还是心甘情愿的投入沉浸在这短暂的爱恋和欢悦之中。她目前只得装忙,远离他。

三月底,出版社大院里柳絮纷飞,沈问筠下了早班,回寓所,闲来无事刷微博。他特地留意了一下之薇的微博,点进了她的88彩票。让他诧异,她倒也关注了不少有关文学写作的微博,如“作家文道”、“席慕蓉”等之类的。更让他意外的是,之薇与青伊居然是互相关注。她最近态度的转变应该是看到他们的“暧昧”互动了?手机瞬间从他手中滑落。他一直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他知道他这么关心她,总有一天会出事的。

他在闲聊中旁敲侧击地问之薇是否已有喜欢的人。

“目前还没有。”之薇回复。

“速度男票啦。”

“会的,有劳学长费心了。”其实沈问筠也料到,这个心高气傲的之薇就是在这频繁的互动中互动出感情来了。沈问筠为自己又蛊惑到一个学妹而暗自窃喜,事实证明,他的魅力不减当年。其实,女生都一样,都是感性敏感的生物。沈问筠考虑到,如果那样,会影响到青伊的,他现在想做的,就是继续跟之薇“暧昧互动”给青伊看到,让她失望,进而把心思放在文学、写作上,毕竟,她曾经跟他说要在写作上有一点小成绩才考虑交男友。沈问筠是一边让青伊失望,一边想提携她。可他并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他这样做,青伊是否会买账?

面对沈问筠与之薇的“暧昧升级”,青伊更是心痛。她想过不再搭理沈问筠。可她的高中好友兼大学同学夏丽在写作上遇到很多困惑,问她该怎么提高?青伊只能提些小建议,可她又看到夏丽那么迫切的提高,她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沈问筠,为了她的好友,她打算主动找他一回。

青伊发消息时,沈问筠还在审核编辑部主任递上来的书稿,考虑审阅的时间会比较长。他速回青伊,青伊跟他说了夏丽的基本情况,嘱咐他同意夏丽的加为好友请求,他都一一答应了。

青伊还是主动联系他了,但,他更希望向他请教问题的是青伊,他想尽力去帮她。他果真答应了青伊的嘱托,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夏丽写作的不足。还给予她很多有用的建议。把自己的文章给她参考,很快他们就聊得比较熟识了。夏丽在与青伊的聊天中也提到沈问筠是一个很平易近人的学长,他完全没有架子,此时夏丽并不知道沈问筠与青伊之间发生的事儿。

大概是闺蜜在一起多半都会聊自己的心上人吧?夏丽终于向青伊坦白她的心里人,是她的初中同学,一个阳光帅气的体育生,他很照顾她,一直以来都是,经常问候她,跟她聊各种新鲜事儿,但就是双方都没站出来,明确关系。青伊听了很是羡慕。反而向夏丽倾诉:“我不知道该不该喜欢他,88彩票在去年的文学社交流会上正式认识,他很有文才,一直都很鼓励我,提携我,只是最近发现他与别人暧昧,让我乱了心了,我不知道,这样做值不值得?”

“爱,就不要问值不值得,真爱,是毋庸置疑的,相信自己。”夏丽一脸坚定的看着她。

她与夏丽本来是想约到足球场散步的,可不知不觉,两人竟走出了偌大的校园。走到了校外不远处的桥下。时值五月梅雨季,桥下的河水涨了不少,水流湍急,夕阳余晖映照在河岸的那一大片垂柳上。青伊突然停下来,邀夏丽到河岸的石墩那里坐。待坐下,青伊看着垂柳:“你看,柳絮都飘落完了,水还是川流不息,他终究还是不会为谁停留的。”夏丽察觉到她这几天心情低沉,也稍微感觉到了她心里的那个人是谁了,没想青伊转过头注视着她:“夏丽,不知道你是否会笑话我,其实,我心里的那个人,就是沈问筠。”

“我怎么会呢?喜欢一个人是由不得你的。”夏丽笑着说。

青伊看着眼前湍急浑浊的河水发呆着。

“我现在真的猜不透他,他一会儿跟之薇暧昧,一会儿又关心我的看书写作,虽然从中看出一点端倪。但,我不想往那个方面想,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真佩服他能一心二用。”

“你现在最明智的就是什么都别想,时间自然会给出答案的,毕竟他们考虑问题都比较周全。他对你这么关心,说明他心里是在乎你的。”夏丽注视着她说。

听了夏丽的话,有她的道理。其实在她心里,何尝不是这么坚信的呢?只是有时候,因为太在乎一个人,会变的敏感,爱猜测。她俩聊得很投入,一晃,夜幕降临了。

正聊得尽兴,突然有人拿着电筒直照着她们走过来,那人嘴里还大声笑着嚷嚷:“总算给我逮到了,好好的自习不上,跑出来约会啊!”那是粗犷的中年男子的声音,青伊和夏丽一听就知道是附属外国语中学的保安。她们忍笑对视了一下,异口同声的说:“抱歉,88彩票是文学院的,不是你要“逮”的人。”那保安还是不信,走近看了看:“果真是俩大学生,水流这么急,谈心也不要选这里啦,危险。”说完,快步的走开了,青伊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夏丽也笑了,缓过气来,青伊俏皮的说:“丽,我现在好多了,笑点都被那保安大叔给点燃了,88彩票还是回去吧,留在这儿,说不定下一秒又被人家误会,以为是88彩票是什么还不知道呢?”夏丽看到她开朗了许多,笑着说:“这就好。”她们边走边聊,没有乘“拿破仑车”就这样漫步到寝室。这是青伊第一次在校园内徒步这么长的距离,没有感到乏力,反倒是很享受,缕缕凉风袭来,与三五结伴而行的同学擦肩而过,这样走着,那些不安定的思绪都慢慢平静下来了。(未完待续)

(选自广西第二届网络文学奖优秀奖作品《窗外的失意》)

青沅 ?1995年生;广西玉林人;常常自诩为“性情中人,痴人说梦”喜欢古典的事物,向往田园牧歌的生活姿态。2015年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在写作道路。

小说处女作《窗外的失意》荣获广西第二届网络网络文学奖优秀奖



你的文艺生活

ONE·后时代来陪伴


晚安


【后时代】往期文章推荐阅读点蓝字可直接跳转到文章)




(本期编辑:阿光??? houshidaiwen@qq.com)




-END-

后时代文字团?出品

如需转载注明出处

欢迎各类微信公号、杂志等联络合作

合作请联系?微信号hsdwen

本公众号投稿邮箱:houshidaiwen@qq.com

欢迎关注本公众号:houshidai2016

欢迎加入qq书友群:322965623

微信群请加88彩票后时代工作室(houshidaiwen)由他们拉你们进去。



原创作品欢迎分享朋友圈!



友情链接: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