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彩票
88彩票

胸真的可以摸大?原因让你脸红

政商趣史2018-06-19 15:30:46

第1章你咋流鼻血了

"鹏飞,快来扶姐一把。"

长江医药加工厂,下午三点,杨鹏飞正无聊的坐在卫生所打盹呢,忽然听到这甜腻的声音,顿时清醒过来,赶紧来到外面,看到江文燕手扶腰肢,慢慢的挪步,好笑的问道:"燕姐,你这是咋了啊?"

或许是因为疼痛,江文燕秀眉皱起,红唇微张,不断吐着热气,她听到这话,略带恼怒的抱怨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姐都疼成这样了,你还有心说笑,亏我平常有好事总还惦记着你。"

"燕姐,你别生气啊,女人生气可就不漂亮了。"杨鹏飞咧嘴一笑,赶紧扶住江文燕。

江文燕这才露出笑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娇声道:"就你小子会说。"

杨鹏飞只是傻笑,把江文燕扶进去躺下,问道:"燕姐,你这是咋整的啊?"

提起这事,江文燕更没好气了,怒道:"咋整的?还不是为了你这小子。"

"燕姐,我冤枉啊,我可啥事也没做啊。"杨鹏飞满脸无辜,江文燕生的漂亮,尤其是那一双大眼睛,能把人的魂儿给勾走,厂里也不知道多少人惦记着呢,但是天地良心,他可是啥都没做啊。

"去你的,要不是急着给你送消息,我能扭到腰吗?"江文燕瞪了他一眼,满脸幽怨,转而认真的说道:"鹏飞,我刚听说,刘福海安排了他外甥进厂,直接做药方科副科长,这原本是留给你的位置,你得赶紧找人帮你说话,不然等到生米煮成熟饭,可就来不及了。"

说起正事,江文燕顿时着急起来,她也就是因为这事,走的太急,把腰给扭到了。

杨鹏飞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是厂卫生所的医生,看起来比普通职工要强很多,但是自家心酸自家知,他表面上看起来风光,但每月只能拿那点死工资,自己花销之后,根本余不下几个钱。

所以杨鹏飞就想着,进入厂领导阶层,正好江文燕告诉他,厂药方科缺一个副科长,如果他能施点手段,或许可以争取一下。

为了这个副科长的职位,他可是把父母留下的人情都用上了,但却没有想到,刘福海表面上答应,暗地里却安排他外甥进来,这明显是要顶了杨鹏飞的位置。

真要这么算了吗?杨鹏飞不甘心。

不过他也知道,刘福海作为厂长,既然已经这么做了,就肯定有对付他的办法,现在找上去,也是无济于事。

想到这里,杨鹏飞顿时冷静下来,沉稳的说道:"燕姐,这件事不着急,我先给你把腰治好。"

他正准备去拿药呢,江文燕却拉住他,着急的说道:"这都啥时候了,你赶紧去处理事情,我这腰只是扭了一下,一会就好了。"

杨鹏飞却不理她,自顾拿过药水,递给江文燕,笑道:"不管啥时候,燕姐的身体最重要。"

"算你小子有良心。"这话对江文燕很是受用,笑着说了一句,就揭起衬衫,开始给自己擦药。

她是替杨鹏飞着急,但她也知道,别看杨鹏飞表面上吊儿郎当,但却很有上进心,而且做事也有头脑,他这么说了,就肯定有着自己的办法,所以江文燕也不再多说什么。

这可就苦了杨鹏飞,江文燕衬衫揭起,白嫩细腻的腰肢展露出来,牵引着杨鹏飞的心神,他有心不去看,可实在抵挡不了这种诱惑。

"燕姐,你先擦着,我出去转一圈。"无奈之下,杨鹏飞找了个理由,赶紧逃了出去。

六年前镇上爆发流感,山村小镇医疗条件落后,很多人都死了,杨鹏飞的父母就是医生,为了救治镇上的人,他们亲自进山采药,最后虽然控制住了流感,但两人却消失不见。

镇上的人都说他们已经死了,但是杨鹏飞却不愿意承认,那段时间,他昏昏沉沉,整天都无所事事,最后是江文燕骂醒了他,让他学医,继承父母的衣钵。

所以在杨鹏飞的心里,对江文燕的感情很复杂,虽然平常两人也会开一些无关紧要的玩笑,但是杨鹏飞却不敢再进一步,生怕捅破了那层窗户纸,破坏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走在厂里,看着高耸的烟囱,不断冒出黑烟,杨鹏飞的心思也飞快的转动起来。

六年前的那一场流感,很多人都欠杨家的情,厂长刘福海也是一样,所以杨鹏飞大学毕业之后,回到镇上,就直接进了厂子,并且厂里为他专门设立了卫生所。

那时候的杨鹏飞,一心想要找到父母的下落,同时回报镇上的人对他的照顾,所以对这份工作,还很满意,当即就答应下来。

可是几个月的时间下来,这份工作已经不能满足他了,所以他才想着更进一步。

他当初去找刘福海的时候,直接就被拒绝了,最后拿父母的人情作为交换,刘福海虽然不乐意,但也答应了,却没想到,现在还是反悔了。

"刘福海,你敢这么做,老子就敢和你撕破脸皮。"杨鹏飞很快就有了主意,他也不着急回卫生所,反正江文燕是厂领导,可以帮他照看一会。

他直接就往厂办公楼走去,长江医药加工厂并不大,地形也很简单,大门刚进来就是办公楼,后面则是工区,而杨鹏飞的卫生所,就在大门旁边的一排平房里面。

到办公楼也就几步路的距离,杨鹏飞直接上了六楼,来到刘福海办公室外面,杨鹏飞也不敲门,直接就走了进去,大声道:"刘厂长,你外甥凭什么顶我的位置?"

他就是这么个脾气,人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人若对他不客气,他也不会客气什么。

刘福海正趴在桌上看东西呢,忽然听到有人说话,吓得他赶紧把桌上的东西收起来,这才恼怒的抬起头来。

不过当他看到杨鹏飞的时候,脸上的恼怒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笑意。"你这孩子,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事要稳重,不要毛毛躁躁的,怎么你还是这个样子啊。"

刘福海话说完,挺着肥胖的肚子,上前拉着杨鹏飞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水,这才说道:"鹏飞,你刚才说怎么了?"

他这个样子,完全就是一个和蔼的长辈,要不是杨鹏飞早就知道,这货表面说一套,暗地里做一套,还真会被蒙骗过去。

"刘厂长,我是想问问,你外甥凭什么顶我的位置?"杨鹏飞撇撇嘴,重复了一遍自己的事情。

"哦,这个事情啊。"刘福海淡淡的答应一声,显得很是为难,他纠结了一会,再次说道:"鹏飞啊,这个事情不是叔不向着你,而是郑学军是个研究生,学的就是医药专业,他进药方科,也是厂里其他领导同意的。

你也知道,我表面上是厂长,但很多事情都不是我说了算的,这事只能先这样了,你放心,叔给你留意着,只要厂里有了空位置,就让你顶上去。"

刘福海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其实就是一句话,你进药方科没戏了,至于后面的有机会,那只是画饼,根本没用。

杨鹏飞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但是刘福海这么说,他也只能略带恼怒的说道:"刘厂长,你可别忘了,当年如果不是我父母的话,镇上的人能活下来的都没有几个,你现在这么对我,其他人答应吗?"

刘福海的脸色瞬间难看下来,恼怒的沉声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杨鹏飞也是豁出去了,他今天过来,就没打算好好说事,当即说道:"你可以这么认为,我实话说,如果我做不了副科长,我就会找其他人帮忙,我相信会有人站在我这边的。"

要彻底撕破脸皮了,杨鹏飞也不管那么多了,他相信,镇上有些老人家,还是愿意站出来帮他的。

但是刘福海可不这么想,他猛地站起来,怒声道:"好,既然你非要撕破脸皮,那我倒是要看看,谁能让你坐上这副科长的位置。"

"我也不怕告诉你,这是你就算把太公搬出来也没用,他也左右不了厂里的事情,而且这件事闹到最后,你有可能在厂里都呆不下去,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刘福海一句话说完,接着说道。

在他的心里,还是希望这件事能够息事宁人,不然闹到最后,大家都不好看。

杨鹏飞可不在乎这些,冷笑道:"我知道太公左右不了,但是我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

"哼,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也不看看你有几斤几两,当初你大学毕业,要不是我站出来帮你,你小子早就饿死了,现在还想做副科长,这是痴心妄想,这事就算是太公出面,我也不会答应的。"刘福海冷哼一声,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装模作样。

"那88彩票就走着瞧。"杨鹏飞冷笑一声,转身就走,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不然就算是太公出面,刘福海也会假仁假义的搪塞过去,现在撕破了脸皮,以后才更好办事。

至于进入药方科之后的事情,杨鹏飞也有着自己的办法,他可是早就打听清楚了,药方科的科长,是城里来的大人物,背景硬,手段也强,刘福海还左右不了药方科的事情。

只要他能拿出足够的本事,就能在药方科站稳脚跟。

看着杨鹏飞的背影,刘福海冷笑一声:"猪脑子,你想要去找太公,你也要能找得到才行。"

话说完,刘福海转身回到办公桌上,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电话刚接通,他就直接说道:"杨鹏飞那小子要去找太公出面,你让他消停几天,等到这件事情安稳下来再说。"

他不给那人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挂断了电话,这才靠在椅子上,冷笑道:"小子,想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杨鹏飞出了办公楼,直接就回到卫生所,可是刚进门,他就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了。

只见江文燕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因为天气太热,胸前的两个纽扣敞开,从杨鹏飞的这个位置看过去,正好能够看到那两团被挤压的嫩白。

杨鹏飞只感觉鼻子一热,两道鼻血就流了下来。

咳咳,为了避免眼前的尴尬,杨鹏飞一边拿纸擦鼻血,一边咳嗽两声,这才把江文燕给吵醒。

江文燕睡意惺忪,睁开眼睛,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可是她这个样子,差点把杨鹏飞的魂给勾走。

半天没有听到杨鹏飞说话,江文燕好奇的看过去,这一看,她顿时吓了一大跳,紧张的问道:"鹏飞,你这是咋了,咋流鼻血了?"

第2章你就当我是个屁

要是你不睡的那么诱人,我会流鼻血?还咋流鼻血了?我也是个男人,我也有需求的好不好?

杨鹏飞真想一口盐汽水喷过去,不过这话他也只是想想罢了,他可不想说破,只能尴尬的说道:"没事,天气太热了,我用凉水冲一下就好。"

话说完,杨鹏飞赶紧用冷水洗了下脸,这才感觉好受了很多。

看着杨鹏飞狼狈的样子,江文燕一愣,紧接着就想到了什么,小脸一红,忍不住感叹道:小家伙现在也长大了啊,可是你咋不说出来呢,姐等了你这么多年,难道就换不来你一句话吗?

这是江文燕心底深处的话,肯定不会说出来,她也是个女人,想要找个男人作为依靠,几年来也曾尝试过,但是每次接触对方的时候,在她的心里,都会有那个男孩的身影,让她无法下定决心。

时间长了,江文燕也放弃了,只不过女人内心深处的矜持,让她不可能把这话说出来,只能等杨鹏飞说,说不定这小子哪天就开窍了。

"鹏飞,那你先忙吧,我去工作了。"江文燕面色有些暗淡,转身走出了卫生所。

杨鹏飞也没有留她,反倒是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长出一口气。

男人二十几岁,正是火气旺盛的时候,但是杨鹏飞知道自己的情况,现在找个女人,只能让人跟着咱受苦,索性就先等等,可是每次看到江文燕的时候,他就有些忍不住。

杨鹏飞也没有多想,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关了卫生所的门,向外面走去,和刘福海已经撕破脸皮,这个时候必须要有人站出来帮他说话。

他已经想好了,也不指望能直接成为副科长,只需要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就行。

他还就不信了,自己同样医科大学毕业,而且还有父母留下的医书,再加上这几个月的实践,难道还比不过一个只会考试的研究生吗?

这是杨鹏飞内心深处的骄傲,父母能够医治种种怪病,他杨鹏飞也可以。

长江医药加工厂就在镇子旁边,杨鹏飞出了厂,直接就往镇上走去。

太公陈爱国就住在镇上,他是整个镇子的太公,德高望重,说的话也有人听,甚至有时候,镇长都没有陈爱国的话顶用。

而当年流感的时候,陈爱国也是受益人,所以杨鹏飞回来,很多人帮助他,都是陈爱国暗中授意的。

现在杨鹏飞就要去找陈爱国出面,他老人家说话,虽然不能给自己争取到副科长的位置,但至少能争取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哟,这不是88彩票的杨副科长嘛,您这是要去哪啊?"杨鹏飞刚走出厂子,就有一个年轻人迎面走来,年轻人的背后,还跟着五个镇上的小混混。

年轻人身材消瘦,面色黑青,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偏偏穿着西装,大热天的还系着领带,活脱木棍上挂了件衣服,显得不伦不类。

他看到杨鹏飞,一脸冷笑,语气中满是讥诮,身后的五个小混混,也跟着大笑起来。

这人名叫郑学军,是刘福海的外甥,这次也是他顶了杨鹏飞的位置。

"滚。"杨鹏飞当即就没了好脾气,冷喝一声,就往前走去。

"给我拦住他。"郑学军轻吼一声,五个小混混顿时把杨鹏飞围了起来。

他这才不急不缓的来到杨鹏飞面前,冷笑道:"你还真把你当成副科长了啊,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和老子抢,你配吗?"

郑学军说话毫不留情,嚣张的继续说道:"我也不怕告诉你,副科长的位置我是志在必得,你一个穷小子,凭着你父母当年留下的人情,就想和我争,笑话,人情哪有钱好使,你这个穷逼是永远也体会不到的。"

"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给我滚开。"杨鹏飞沉声说道,他又何尝不懂这些道理,他现在给自己争取,就是想要过的更好。

"是不用我管,但是你想要和我抢,我就必须管一管了。"郑学军冷笑一声,他猛地挥手,沉声道:"给我打。"

五个小混混得到命令,直接就向杨鹏飞扑过来。

这些人都是镇上的混混,每天游手好闲,打架斗殴,四处惹事,就算派出所的人也不敢多管,时间一长,助涨了他们的气焰,出手的时候没有轻重。

杨鹏飞没有料想到这种事情,慌忙出手应对,他也是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刘福海安排好的,这次多半要打的让他住院,等到他休息好的时候,郑学军已经是副科长了。

那时候就算陈爱国站出来,也没有丝毫作用。

想明白了这些,杨鹏飞心中闪过一股狠意,也不管那么多,上前揪住一个混混的头发,拳头不要命的就招呼过去。

杨鹏飞只顾着打眼前的人,却没注意到身后,一个小混混趁机拾起半块砖头,就朝他的脑袋打了下去。

砰!沉闷的声音响起,杨鹏飞只觉得脑袋生疼,一股晕眩感升起,一下就跌倒在了地上。

"狗东西,你也想和我争,老子弄死你。"看到杨鹏飞跌倒,郑学军冷哼一声,就给了杨鹏飞两脚。

杨鹏飞浑身疼的难受,他很想睡觉,但是他却不能睡。

不,我不能倒下,我要站起来。

杨鹏飞心中呐喊,双眼都变得通红,竟然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身体还有些踉跄,但却捡起一块砖头,向郑学军拍了过去。

"去死吧你。"郑学军冷笑一声,闪身就给了杨鹏飞一脚。

砰!杨鹏飞重重的跌倒在地上,他脑袋晕眩,站立不稳,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五个小混混也围了过来,抬脚就往杨鹏飞身上招呼。

"啊……"杨鹏飞大吼,面露凶气,握紧手中的砖头,朝着一人的腿上,就拍了过去。

这人猝不及防,砖头正好拍在小腿上,一下就跌倒在地上。

其他人吓了一大跳,赶紧躲开,杨鹏飞趁机站了起来,他脸上都是鲜红的血,看上去很是可怖。

不过这会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捏着砖头,就向一个小混混追了过去。

他这个样子,满脸的凶气,一般人看着就会胆颤。

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在几个小混混的眼里,杨鹏飞就是个不要命的,他们胆一寒,竟然有些不敢出手。

这正好给了杨鹏飞机会,他趁机抡起砖头,死命的一顿狠拍,几个小混混都挨了几砖头,但却受伤不是很重。

不过他们已经胆寒,根本不敢出手,挨了几砖头之后,转身就跑。

"狗日的,你们给我回来。"郑学军气的大骂,但是几个小混混却不理他,正好杨鹏飞看了过来。

郑学军双腿一软,转身就跑,他读书这么多年,疏于锻炼,体质差的要命,哪会是杨鹏飞的对手。

杨鹏飞这会正在气头上呢,看到郑学军逃跑,也不想那么多,直接就把手中的砖头扔了出去。

可怜的郑学军,今天出门的时候没看黄历,百事不顺,那砖头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他的腿上。

啪!郑学军脚步不稳,跌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杨鹏飞这才走上去,一脚踩在郑学军的肚子上,怒骂道:"我去你妈的,想让老子进医院,老子就让你进去呆着。"

话说完,他不要命的踢打郑学军,每一脚下去,自己的脚都会疼。

"哥,是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不和你争了,我去外面工作。"郑学军疼的面色煞白,不断求饶,说话的时候,眼泪都下来了。

他是个刚毕业的学生,仗势欺人还可以,好勇斗狠那是想都不敢想的,遇到杨鹏飞这么不要命的,也只能算他倒霉。

杨鹏飞不说话,还是不断的踢脚,事实上他也说不出话,脑袋疼的晕眩,全身都疼,他就凭着一口气,才能够坚持到现在。

"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爷爷,我是你孙子,别打了。"

"爷爷,你就当是我个屁,把我给放了吧。"郑学军真是被打怕了,要是再这么打下去,他都觉得自己可能会被打死。

都说生死存亡的时候,人就会暴露自己的本性,郑学军此刻就完全暴露了出来,他再也没有刚开始的嚣张,一脸的鼻涕和泪,不断的求饶。

但是杨鹏飞却不说话,他也不知道打了多久,地上的郑学军都说不出话了,他这才气消了不少,踉跄着往镇上走去。

他不是不想回卫生所,而是他这个样子,如果被别人看到的话,肯定会说他在外面打架,这对他做副科长不利,只能先回家再说。

索性这几年镇上新建新农村,陈爱国出面,也给他留了一院房子,倒不用担心没地方可取。

杨鹏飞回家之后,体内的那口气也没了,晕眩感再次袭来,他刚走进房间,身体就直直的跌倒在地。

砰!杨鹏飞跌倒的时候,正好靠在书架上,书架猛烈的摆动,一本书掉落下来,正好落在他身上。

这书粘了杨鹏飞的血,竟然猛地爆发出一股强光,然后化作一道流光,冲进杨鹏飞的身体。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眨眼之间,而杨鹏飞已经晕过去,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只感觉自己很累,想要好好的睡一觉,所以闭上眼之后,就失去了知觉。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体内不断发生变化,身上的伤口竟然在自己愈合,很快就完好如初,如果不是身上的血迹,让人很难想到,他刚才还受了重伤。

或许是身体好受了很多,杨鹏飞的气息逐渐变得平稳,最后踏实的进入熟睡。

第3章你能把衬衫的纽扣解开吗

"唔,睡得好舒服。"第二天早上,杨鹏飞这才醒转,他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满脸的惬意,这可能是他睡得最舒服的一次。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杨鹏飞很快就发现了不对,他昨天受了重伤,此刻还躺在地上呢,而且身上全是血迹,但却一点伤口都没有。

他着急检查自己的身体,赶紧冲进卫生间,打开浴头,温水哗啦啦的流出,将身上的血迹清洗干净,杨鹏飞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原本皮肤较黑,身体也略显消瘦,但是此刻皮肤变得晶莹,如玉一般,而且身体也更加消瘦,但是杨鹏飞却能够感觉到,在这消瘦的表皮下面,蛰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

杨鹏飞有自信,如果再次遇到郑学军等人,他可以完虐他们,而且不会受一点伤。

这是一种感觉,也是一种自信,很是奇妙。

"不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鹏飞暗自沉吟,不断去想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就是这种性格,非要把什么事情都弄明白。

"啊……"杨鹏飞刚去想,忽然就感觉脑袋涨疼,疼得他嘶吼一声,抱着脑袋蹲了下去。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杨鹏飞这才站起来,他也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那本书乃是父母留下的东西,名叫药王宝典,沾染了自己的鲜血之后,里面的东西也灌输到了他体内。

这其中有一部分劲气,帮助他改善身体,还有一部修炼法诀,可以让他修炼,在体内凝聚劲气。

按照法诀所说,修炼有四种境界,明劲、暗劲、化劲、丹劲,而杨鹏飞不知不觉已经达到了暗劲初期。

这些都不是重点,最让杨鹏飞高兴的是,这本书原本的内容,药王宝典记载了一位药王毕生所学,有了这东西,他的医术已经登峰造极。

更让他兴奋的是,他所得到的法诀,修炼来的劲气,本身就有治疗的效果,和药王宝典配合使用,效果更佳。

这种事情说起来很神奇,任谁也不会相信,但是杨鹏飞却深信不疑,因为这是父母留下的东西,父母在他的心理,那就是神一般的人物。

因为这件事情,他更加坚信,父母绝对没有遇难,他们之所以消失,肯定是遇上了大事情。

"郑学军,刘福海,你们给我等着,这一次我要让你们万劫不复。"杨鹏飞整理好心情,脸上露出一股狠色。

他原本就没有打算放弃,现在有了药王宝典,更不能放弃了,有了这东西,他相信药方科副科长的位置,没有人争得过他。

不过此刻在杨鹏飞的心里,也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有药王宝典存在,他的目标已经不在于一个副科长,他要走的更远才行。

但是他需要副科长的职位作为跳板,让自己成长的更快。

想好了一切,杨鹏飞换了身衣服,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就出门往太公家走去。

此刻正是早上八点,镇上的人都赶着去厂里上班,这些人看到杨鹏飞的时候,纷纷去打招呼,杨鹏飞也一一回应,等到后来,他笑得脸皮都僵硬了。

好不容易来到陈爱国家,杨鹏飞这才松了一口气,敲开门走了进去。

"鹏飞啊,怎么想起看我这老头子?今天不用去上班吗?"陈爱国家住的也是新农村,他走进去之后,陈爱国正靠在躺椅上喝茶,看到他进来,露出慈祥的笑容,打招呼道。

陈爱国头发已经花白,穿着白色的丝绸长衫,像是电视剧里面的老人,再加上他面色慈祥,很容易让人亲近。

杨鹏飞刚进来,被太公这么一问,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除了有事的时候,貌似很少过来,不过现在箭在弦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尴尬的说道:"太公,其实我是有事找你帮忙的。"

"你这孩子,怎么还吞吞吐吐的?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只要太公能帮你,肯定帮你。"陈爱国语气有些怪罪,但话语却充满了宠溺。

杨鹏飞知道,这一切都是父母所换来的,他不能浑浑噩噩的混日子,一定要活出个样子,这样等到父母回来的时候,才能站直腰板。

当下,杨鹏飞就把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

"哼,还反了他们了,刘福海那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他也不想想,当年要不是你父母,他现在还能活着吗?"陈爱国听完,恼怒的冷哼一声。

他直接从躺椅上站起来,怒道:"这件事情没的说,刘福海敢这么对你,厂里的领导答应,但是乡亲们不会答应。"

陈爱国说的很激动,因为生气,脸色都有些涨红,他这样的老人,最为看重的就是情义,杨鹏飞的父母,救了整个镇子的人,是所有人的救命恩人,这些情刘福海可以不记,但是他们这些老人,是永远也忘不了的。

"鹏飞,你放心,这事我帮你处理,刘福海要是不答应,就不会有人去上工。"陈爱国依旧很激动,不过却没有一点担心。

他的威望,再加上杨鹏飞父母的恩情,足以让工人们都不去上班,刘福海吃不起这个亏。

"太公,我不要副科长的位置,我只想要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杨鹏飞赶紧说道。

他不想走后门,得到副科长的位置,他要公平竞争。

陈爱国一愣,很快就明白了杨鹏飞的想法,大笑道:"好小子,加油。"

"行了,你先去上班吧,我去找找那些老东西。"杨鹏飞还准备说些什么,但陈爱国就挥挥手,让杨鹏飞先去上班。

"太公,谢谢。"杨鹏飞真诚的道谢,然后就往厂里走去,他现在只要等陈爱国出面,争取一个机会就行。

卫生所平常很少有人上门,所以杨鹏飞平常也闲着没事,他打开门之后,就坐在桌子上,开始消化药王宝典的内容,这些东西,虽然早就在他脑海了,但是想要灵活运用,必须好好的熟悉一下。

杨鹏飞自己就是医生,所以消化这些内容倒也顺利,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消化了大半。

一个小时之后,他没有继续再看下去,转而开始研究那些口诀,这东西对杨鹏飞来说,就像是小说中写的气功,他对这些充满了向往。

他的身体经过改造,很适合修炼,杨鹏飞将口诀认真读了几遍,就开始修炼起来。

还别说,他这一修炼,顿时感觉到空气中,有一种奇特的东西进入身体,然后增强着细胞活性。

修炼根本看不到,但却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变强。

"能…能给我拿点药吗?"就在杨鹏飞乐此不彼的修炼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他猛地睁开眼睛,暗怪自己只顾着修炼,竟然有人进门都没发现。

不过表面上,杨鹏飞还是看向女人,笑着问道:"你怎么了?"

他这话刚问出来,就愣住了,只见站在他面前的女人,穿着黑色的包臀短裙,白色的衬衫,秀美的长发披肩,活脱一个俏丽的职场女佳人。

女人抱着肚子,白嫩细腻的皮肤,隐约能够看到一丝细密的汗珠,因为疼痛,小脸有些发白,黛眉紧皱在一起,不仅没有破坏她的美感,反倒是惹人疼惜。

"唔……"赵美情今天的心情很不好,工作上一大堆的事情,她正忙的焦头烂额呢,大姨妈却忽然来了,随之而来的是,伴随她多年的痛经。

她原本想着忍忍就过去了,但是这一次大姨妈好像故意和她过不去,疼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无奈之下,她忽然想起来,厂里貌似有一个卫生所,可以去那买点药。

这种地方赵美情一般是不愿意来的,她更喜欢去大医院,今天也是逼得没办法,可是她刚才一直想着肚子疼,此刻被杨鹏飞一问,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尤其是她看到杨鹏飞看向自己的目光,那种痴迷贪恋的神色,赵美情见过太多了,她秀眉皱的更紧了,冷漠的回答道:"不用了,我没事。"

她放佛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一句话,顿时把杨鹏飞给惊醒过来。

知道自己失神,杨鹏飞刚准备道歉,却发现赵美情已经快走出门口了,他看着赵美情的样子,大概就知道她得了什么病,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懒洋洋的说道:"痛经是女人常见病,很容易治疗,但是你这病伴随你多年,现在已经很难根治,如果你现在不治疗的话,今天估计是不用工作了。"

赵美情原本打算,回去喝点开水,扛一扛,或许就过去了,现在听杨鹏飞这么一说,再结合自己的情况,她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但是想到今天的工作,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过头来,疑惑的问道:"你有办法?"

杨鹏飞嘴角扬起,露出一丝微笑,自信的说道:"不敢说彻底治愈,但是两三年不发作还是可以的,但是我需要半个小时。"

"好,我给你半个小时。"赵美情一下就答应了,相比于今天的工作,半个小时根本不算什么,甚至在她的心里,隐隐还有些期待,杨鹏飞一下就能说出自己的病,说不定真的有办法呢。

"去那边躺下,闭上眼睛,平稳的呼吸。"做起正事,杨鹏飞是一丝不苟的,话说完之后,就转身来到药架上,拿了一罐红糖。

冲了一杯红糖水交给赵美情,杨鹏飞坐在她身边,认真的说道:"女人的身体最是娇贵,不能有一点马虎,平常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记得按时吃饭,按时休息,工作不能用身体去扛。"

杨鹏飞说这话的时候,宛若一个慈祥的长辈,活脱忘了自己昨天还为了工作,差点被人打死。

但是赵美情却听的很感动,她能从杨鹏飞的语气中感受到,此刻的杨鹏飞完全是站在医生的角度,绝对没有巴结她的意思。

再想想平常巴结自己的那些人,赵美情忽然觉得,杨鹏飞虽然只是个小大夫,但是为人还是很不错的。

她记得之前好像有人和她提过这个人,但是她却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看来,或许回去可以问问。

可就在赵美情满心感动的时候,杨鹏飞忽然开口说道:"你能把衬衫的纽扣解开吗?"

第4章你不会不答应的吧

嘎?

赵美情猛地睁开眼睛,随机俏脸冰寒,她一句话也不说,坐起来整理下衣衫,转身就走。

杨鹏飞知道她是误会了,无奈的苦笑道:"我这治疗的方法比较特殊,并不是想要轻薄你,让我治疗,我可以保证,三年之内,你这病不会再犯。"

赵美情原本已经打定主意,但是杨鹏飞所说的事情,确实很诱人。

她脚步停顿下来,犹豫了一番,一句话没说,转身躺在床上。

缓缓解开小腹位置的纽扣,赵美情俏脸红润,都快滴出血了,仍旧语气冰冷的说道:"如果你做不到的话,你会从厂子消失。"

杨鹏飞无所谓的耸耸肩,也不管那么多,衬衫揭开,光滑平坦的小腹展露出来,白皙的皮肤光泽闪烁,杨鹏飞的眼睛都看直了。

他没有入迷,伸手贴在小腹上,将体内不多的劲气,输送进赵美情的小腹。

赵美情是因为长时间不按时吃饭,导致胃部功能降低,肝火旺盛,从而引发痛经,想要治疗的话,则需要梳理她的肝胃。

"放松。"因为紧张,赵美情身体绷紧,杨鹏飞只能轻轻的说道。

赵美情只能放松身体,但是紧接着,她就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气流,在腹部流转,气流所过之处,舒服的感觉袭来。

在这种状态下,赵美情闭着眼睛,已经放开了对杨鹏飞的戒备,转而舒服的享受起来。

大约过了五六分总,杨鹏飞没有丝毫留恋的抬手,站起来轻松的说道:"你的病已经好了。"

赵美情正舒服的享受呢,听到这话,大眼睛睁开,竟然有一丝不舍,通过刚才的按摩,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而且在小腹位置,有一股温热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是舒服。

不管杨鹏飞说的三年是真是假,但至少现在她的病已经好了。

赵美情的脸色也好看了不少,轻声的说道:"谢谢。"

杨鹏飞无所谓的回到药柜上,懒懒的说道:"还是那句话,吃药不如吃饭,你这病想要不再犯,就不要再乱七八糟的吃东西。"

出乎意料的,赵美情竟然没有生气,乖巧的点点头,然后就走出了卫生所,她一向冷漠惯了,自然不会多说。

赵美情走后,杨鹏飞则继续开始修炼,通过给赵美情的治疗,他感觉到了劲气的好处,此刻迫切的想要拥有大量的劲气。

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完全投入进去,一边修炼,还在关注卫生所的事情。

"我是陈爱国,我想在厂门口给大家说几句。"到了中午的时候,杨鹏飞还在修炼,忽然听到广播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虽然老迈,但却中气十足,而且让人不容置疑。

杨鹏飞精神一震,就往厂门口走去。

陈爱国在陈家镇,有着绝对的威望。

这会正是吃饭的时间,工人们都准备去吃饭,忽然听到广播,纷纷放下手中的饭碗,往厂门口走去。

等到杨鹏飞过去的时候,厂门口已经站满了人,不仅是厂里的工人,就算是厂领导,此刻也到了很多,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陈家镇的人。

在所有人的前面,摆着三张桌子,陈爱国就坐在中间,他两旁也坐了两个老人,都是陈家镇德高望重之人。

工人越来越多,刘福海也挤到了人群前面,他听到广播的时候,气急败坏,把喝水的杯子都给摔碎了,当即就给蒋学军打电话询问,但却得到结果,蒋学军住院了,而且是被杨鹏飞打的。

刘福海的脸色更加难看,他一时间也没有办法,但又不能放任陈爱国这么闹下去,只能匆忙赶往厂门口。

陈爱国一直不说话,就是在等刘福海,看到他走过来,当即清清嗓子,朗声道:"知道大家工作忙,老头子我长话短说。"

陈爱国简单的开头,浑浊的双眼看过去,人群顿时安静下来,都在听他后面的话。

"六年前,镇上发生流感,很多人死去,那时候医疗条件差,人们就算想治病,但却没有能力,所有人都对此束手无策,眼看整个镇子都要灭亡,是一对夫妻站了出来,不畏艰险,亲自上山采药,最后挽救了镇上人的性命,但他们夫妇却双双殉难。"

陈爱国语气平淡,不带一点感情,好像在叙说一件平常的事情,但是接下来,他的语气忽然高昂起来,朗声道:"这一对夫妇还要我多加介绍吗?要不是他们的话,你们这些人能活下来的有几个?"

两声喝问,所有的工人都低下头去,他们原本是朴实的农民,只因为镇上建厂,所以才到厂里上班,但是本质并没有改变。

只有那几个厂领导,依旧抬着头,但却皱起了眉头,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陈爱国话锋一转,再次说道:"原本我以为,发生了那种事情,只要是这对夫妇的亲人,88彩票都会多加照顾,但是我听说,有人故意刁难他们的孩子,让他不能更进一步。"

"我想问一下,你们受人恩惠,现在发生这种事情,你们该怎么办?"陈爱国大声的询问,工人也被引起了情绪,都很激动,但是谁都没有说话。

陈爱国要的就是这些,语气平稳的说道:"这个人我就不多说了,他就是杨鹏飞,他父母当年出事的时候,我就说过,他是88彩票整个镇上的孩子,现在孩子遇到了困难,我当然要站出来。

我只想问一句,如果厂里的领导,想要压制鹏飞的发展,你们还能在这样的厂子上班吗?"

"不上。"激动的工人,当即就大声的喊道,很多人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依旧义无反顾的帮助杨鹏飞。

站在人群之中,杨鹏飞眼睛有些湿润,这些都是质朴的农民,他们宁愿不要手中的工作,也要回报当年的恩情。

他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不论如何,都要让这些乡亲过上好日子,他们都是最朴实的农民,将恩情记得很重,他杨鹏飞又怎会忘记?

"那好,现在事情已经发生,该怎么做,我想大家会有自己的决断。"陈爱国面色肃穆,冷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就坐了下去。

"娘的,老子不干了,工作算什么,大不了回家种地。"

"不干了,没有鹏飞的父母,老子早就没命了。"

"对,88彩票不干了。"

工人们全部激愤,大声的叫骂着,场面早就失去控制,那几个厂领导已经慌了,工人罢工,厂子就要停产,这是不可估量的损失。

刘福海站在人群之中,脸色阴沉的可怕,他原本就准备好了一切,但郑学军那小子办事太不靠谱,才让事情到了这个局面。

但是看着激愤的工人,他却不得不站出来说话,这个事情要是处理不好,不仅厂子要亏损,他自己也没法给那些投资的人交代。

没办法,刘福海只能来到人群前面,双手缓缓下压,朗声道:"乡亲们,先听我说两句。"

他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容易亲近,但是工人们已经有了情绪,顿时大喊道:"还有什么好说的,88彩票不干了。"

"要想让88彩票继续上工也可以,拿着鹏飞的任命书说话,不然免谈。"工人们丝毫不给面子,竟然开始威胁。

听到这话,刘福海顿时大怒,他真想把这几个说话的人,给提出来暴打一顿。

但是他却不能这么做,一旦引起民愤,说不定最后挨打的人会是他。

可是他又没有好办,只能站在那里,尴尬到了极点。

杨鹏飞知道,这势已经造的差不多了,当下来到人群前面,他先给陈爱国以及另外两个老人行礼,然后才来到工人们面前,大声的说道:"乡亲们,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但不管怎么说,我不能让乡亲们威胁厂里,给我争取副科长的位置,那样就算是我做了副科长,别人也会瞧不起我,我自己也会瞧不起我。"

看到杨鹏飞站出来,工人们就已经安静下去,此刻听到杨鹏飞的话,都有些不明所以。

难道这么多人站出来,他最后要放弃吗?

放弃吗?那是不可能的。

杨鹏飞再次说道:"我不要乡亲们帮我争取副科长的位置,我只要乡亲们帮忙给我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我杨鹏飞不惧什么研究生,我要和他比,谁有能力,谁就做副科长。"

这是杨鹏飞内心的骄傲,他不惧怕任何人,他只是需要一个竞争的机会。

听到这话,工人们都是一愣,紧接着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鹏飞,好样的。"

"鹏飞,是个爷们。"

工人们激动的嗷嗷叫,这才是真正的男人,不屑于走后门,只是要一个机会。

在杨鹏飞的身后,陈爱国等三个老人纷纷点头,他们虽然想要回报当年的恩情,但却不愿意把杨鹏飞捧得太高,因为那么只会害了他,而这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只有刘福海依旧沉着脸,他虽然看不起杨鹏飞,但是对杨鹏飞的能力还是比较认可的,至少厂里有了卫生所之后,工人们不管大病小病,都没有出过问题。

他甚至开始担心,郑学军能不能和杨鹏飞相比。

刘福海想了半天,一直都没有说话,他在考虑,这件事要怎么处理,自己的利益才会最大。

"刘厂长,你不会不答应的吧?"杨鹏飞看着激动的工人们,忽然转向刘福海,满脸笑意的问道。

第5章你是又皮痒了吧

刘福海不想答应,真不想。

但是他没有办法,强装着脸上挂着笑意,大声道:"鹏飞有如此志气,我怎能不答应呢?"

"我答应,给鹏飞一个竞争的机会,但是之前的事情我要说一下,我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厂子的发展,毕竟一个研究生,能给厂子带来很大的收益,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刘福海‘高兴’的答应下来,最后还给自己解释了一下。

工人们顿时高兴起来,他们没有那么多心思,完全相信了刘福海的话。

旁边的杨鹏飞却不断撇嘴,他的心中还在冷笑:刘福海,这次你给了我机会,以后你就没有机会了。

刘福海可不管这些,为今之计,最重要的是先把工人安抚下来,趁热打铁的说道:"乡亲们,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还是别在这耽搁了,赶紧回去吃饭,然后开工吧。"

工人们一哄而散,等到这些人走后,刘福海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没有去看陈爱国等人,而是直接往厂子走去。

路过杨鹏飞身边的时候,低声的说道:"小子,别以为你有了机会,就能坐上副科长的位置,只要我还是厂长,那就永远不可能。"

"刘厂长,这事情你恐怕说了不算。"杨鹏飞冷笑一声,不再理睬刘福海,转身来到陈爱国面前,感激的笑道:"太公,两位爷爷,今天真是多亏了你们。"

陈爱国三人都只是笑笑,陈爱国道:"88彩票也没帮什么忙,剩下的还要看你的。"

"放心吧,太公,我肯定不会让大家失望。"杨鹏飞一脸自信,明天,明天他就要开始新的征程,他不能输,也不会输。

虽然明天就要去生产部报道,但是杨鹏飞并没有着急回去,依旧守在卫生所。

这是他的职责,哪怕是最后一天,他也要尽到自己的职责。

所幸一下午都没什么事情,杨鹏飞也在认真的修炼口诀,随着体内劲气的增多,他能明显感知到自己的成长,暗劲初期的实力,还真是让他有点期待。

只不过没有人让他试验而已。

到了下班的时候,杨鹏飞这才锁上卫生所的门,然后就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杨鹏飞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厂里,按照厂里的意思,他今天就要去生产部报道,然后进入药方科。

杨鹏飞来到办公楼,随便打听了一下,就找到了生产部经理的办公室,在走进去之前,杨鹏飞还有些忐忑,这可是一位大人物,关系着自己的成败。

砰砰砰,轻敲了几下门,待里面传出进来的声音,杨鹏飞这才推开门走进去。

刚进去,杨鹏飞就看到一个女人,穿着白色的衬衫,乌黑的秀发披肩,因为低头的缘故,杨鹏飞并看不清女人的脸蛋。

杨鹏飞认识这个女人,她就是昨天来看病的赵美情。

赵美情一直低着头,杨鹏飞也没有去拉关系,他治病是职责所在,他来生产部,是想要一个更好的前程。

但是这些,他都会通过自己的能力得到,并不会借助他人的帮忙。

"赵经理,你好,我是新来的杨鹏飞,请多多关照。"当即,杨鹏飞简单的自我介绍道。

"你走吧,生产部不需要走后门进来的人。"赵美情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听到杨鹏飞的话,直接说道。

"什么?"杨鹏飞满脸吃惊,紧接着就是满心的怒火,麻痹的,老子只是想要一个机会,费了那么大的劲,好不容易进了生产部,却被认为是走后门进来的,而且还直接让他离开。

"凭什么?你凭什么让老子离开?"杨鹏飞大声的喝问,语气中充满了不敬。

药方科的副科长,早就定下了,那就是郑学军,甚至赵美情已经接受了这个决定,毕竟这是厂领导的决定。

但是昨天她却接到刘福海的电话,说是有人走后门,想要和郑学军争取副科长的位置,言语之中,对于新来的人很是厌恶,并且还说了自己的无奈,让赵美情多担待。

潜意识之中,赵美情是很讨厌这种人的,她的作风就是不给任何人面子,而且她也不知道这人就是杨鹏飞,所以才会有刚才的拒绝。

可是现在,听到杨鹏飞满含怒气的声音,赵美情秀眉一皱,抬起头来,淡淡的说道:"因为……"

她原本想说,因为这里我说了算,但是这话她却没有说出来,因为站在她面前的人,是昨天给她治病的那个人,她吃惊的问道:"怎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杨鹏飞只是想要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你凭什么让我离开?"杨鹏飞脸色冰冷,怒气十足。

凭什么?赵美情一怔,平常的时候谁敢这么问她,她也是个傲气的人,当即就被激起了怒火,冷淡的说道:"就凭你是走后门进来的。"

"呵…"杨鹏飞自嘲的一笑,怒道:"老子如果想走后门,可以直接成为副科长,但是我不愿意,我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想要的东西,我告诉你,今天让不让我进,我都得进生产部。"

杨鹏飞那股倔劲被激起,也不管那么多了。

看到恼怒的杨鹏飞,再想想他的话,赵美情也想通了,对啊,杨鹏飞只是个大学毕业生,而郑学军却是研究生,如果真要走后门的话,直接挤走杨鹏飞也就是了,哪用得着要一个竞争的机会。

打心眼里,赵美情高看了杨鹏飞几分,她心中隐隐还有些期待,杨鹏飞会不会成功呢?

赵美情是个公事公办的人,当下道:"你可以进生产部,希望你能让我看到你的能力。"

"真的?"杨鹏飞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赵美情,他没有想到,赵美情最后竟然会妥协。

赵美情无语的翻个白眼,道:"当然是真的,但这不是我的妥协,我只是想看看,一个骄傲的人,有没有骄傲的资本。"

杨鹏飞轻笑,要说能力,有着药王宝典,谁会是他的对手?

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拍胸脯保证,能力这东西,只有你做到了,才是最好的证明。

赵美情大概知道杨鹏飞的心思,心中轻笑一声,表面上却冷淡的道:"先去找人事办理手续吧,一会我会安排工作给你。"

杨鹏飞点点头,然后就向外面走去,他将要走出门的时候,赵美情的声音再次响起:"昨天的事情谢谢你,但你不要因此而感到高兴,不要妄想在我这里给你走后门。"

杨鹏飞脚步一顿,并没有生气,轻笑道:"我只做职责之内的事情。"

非常简单的一句话,杨鹏飞转身就走。

留下办公室里面的赵美情,愣了半天,她原本以为,长江这样的小厂子,没什么有趣的人,但现在却忽然发现,杨鹏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她倒是想要看看,杨鹏飞最终能够走到哪一步。

杨鹏飞去找人事办理了手续,然后就到了药方科工作,药方科一共就五个人,科长名叫张同生,剩下的四个都是科员,杨鹏飞和他们打过招呼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药方科的人,基本上都是医药大学毕业,平常也就是在研究一些药方,杨鹏飞刚来,所以手里并没有什么事情。

等到中午的时候,一个小姑娘找了过来,她拿着一张纸,递给杨鹏飞,略带羞涩的说道:"杨先生,这是赵经理交代的任务,明天要交给她的。"

这姑娘名叫韩璐,也是大学刚毕业,性格比较内向。

杨鹏飞接过纸张,露出阳光般的笑容,道:"别这么客气,不介意的话叫我鹏飞就行。"

韩璐说完话本就打算离开的,听到这话,脸蛋闪过一丝红润,点点小脑袋,轻声道:"知道了。"

她这个样子,惹得杨鹏飞大笑,这姑娘也太羞涩了点吧。

等到韩璐走后,杨鹏飞这才看起纸张上的内容,这是一种保健品的配药,增强男性的持久力。

据杨鹏飞了解,长江目前还没有这样的药品生产,这估计是厂子想要拓展生产,同时也是赵美情对他的一个测试。

不过杨鹏飞不在乎,很快就已经想好了配方,按照药王宝典的分级,这只是最初级的药物,药王宝典还有中级、高级、特级的区分。

以杨鹏飞现在的能力,只要不是高级药物,他都能够信手拈来。

下午六点的时候,杨鹏飞正准备下班呢,药方科忽然来了一个浑身打着石膏的人,这人走路的时候拄着拐,再加上身材比较瘦,活脱一个古埃及干尸。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郑学军,以后还请多多照顾。"这人正是郑学军,他笑着和大家打招呼。

不过他脸上贴满了纱布,笑起来的时候,很是难看。

对于杨鹏飞和郑学军的事情,大家都有听闻,所以对于这两人,大家既没有表现的热情,也没有表现的生疏,简单和郑学军打了招呼之后,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郑学军很是尴尬,不过看到杨鹏飞的时候,他顿时高兴起来,拄着拐,蹦跳着来到杨鹏飞面前,冷笑道:"杨鹏飞,你还真是让我意外啊,不过我想你也接到了任务吧,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明天能不能拿出药方来。"

"你是皮又痒了吧?"杨鹏飞冷笑着看向郑学军,说话的时候,还故意扬了扬手掌。

郑学军吓得身体一缩,惊恐的说道:"你别胡来,这可是在厂里。"

"煞笔。"杨鹏飞轻笑一声,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留下郑学军满脸怒气,他原本以为,杨鹏飞昨天的伤也不轻,至少要修养几天才行,所以他就安稳的躺在医院,等到刘福海把事情办好之后,再来厂里。

他今天忽然得知,杨鹏飞不仅屁事没有,而且已经来了厂里,还进了药方科,这下郑学军坐不住了,赶紧就跑来厂里,这才有了刚才的事情。

"小子,让你和我争,明天就是你的死期。"郑学军怒了半天,最后只能留下这么一句狠话。

不过想到今天的任务,他顿时就高兴起来,他能够考上研究生,学习自然不会太差,尤其是他本就是浩涩之人,所以对于保健品那一块研究的很深。

今天接到任务的时候,他差点大笑出来,这个课题,他不知道研究过多少次了,他相信,明天拿出药方的时候,肯定会让人大吃一惊。

他已经开始期待,杨鹏飞被打脸的场景。